星弦子

同归 壹

※一个乱七八糟不知道是什么的梗
※ooc预警
※一定是he!he!he!
※新人小透明第一次发文请多指教qwq
又是一年梅雨时节,雨点淅沥飘下,落地成为一个个细密的吻温柔地与披上浅浅绿色的大地缠绵,人间的喧嚣都好似被这蒙蒙细雨隔绝似的,一切显得宁静而辽远。
“嘭!”小酒馆的门被猛的撞开,破旧的木门像是经不住来人施压一样发出难以承受的咯吱声,一个披着湿透的蓑衣带着草笠的人闯进来,粗略地扫了一眼酒馆内部,寻着一个位便坐下了。刚坐下来,他便扬声高呼:“小二!快拿酒来!”小二应了一声后,他长呼一口气,摘下头上草笠,颇有些怨气的絮絮叨叨:“我靠果然就不应该这时候听叶修那个不要脸的话往这边来!这鬼天气怎么说下雨就下雨还没完没了了!害得本大爷千里迢迢跑来还淋了一身雨!”这时,小二已经将酒盛上来,这年轻人拿起酒碗仰头便是一大口,一大口酒下肚,好似有一团火燃起,身上被雨淋的潮气似乎也随之散了不少,他几口将碗里的酒喝完,打算叫小二再添一碗。眼角的余光忽然瞥见不远处围着坐的一堆人,似乎是在听一个人说什么,他一时好奇心起,便凝神听起来。
只见中间那人用一种神神叨叨的语气说道:“小生闯荡江湖以来,听见过不少江湖奇事,而有这么一桩,不知大伙可曾听说过?”有人不耐地打断他:“得了吧薛二拐!谁还不知道你!有话快说!”那薛二拐被人打断了也不恼,清了清喉咙,道:“大家都知道当年大名鼎鼎的剑与诅咒吧?”有人接道:“这谁会不知道!江湖中人谁不知当年剑与诅咒的风采!想当年一剑一盘……啧啧,只是可惜……”可惜什么?那年轻人心中升起这个疑问,而且,虽然很惭愧,但是,他真的不知道那个什么剑与诅咒啊。。他们当年很厉害吗?薛二拐继续道:“没错,想当年,剑与诅咒何等威风,就连当年的叶秋和周泽楷也惧他们三分,一剑一盘,傲视武林,只是可惜那剑圣黄少天突然陨落,而那“算无遗策”喻文州也销声匿迹,一代江湖传奇至此消失。”有人插话道:“不是说黄少天的死是喻文州造成的吗?据说当年剑与诅咒不和,而那喻文州又心机深沉,算计黄少天引他进入藏幽岭,黄少天方才陨落其中。”年轻人听得那人此话,虽然并不知道当年的剑与诅咒,更不可能知晓他们发生了什么,但他就是无端地觉得不爽,内心深处涌出一股无端的愤怒,他想要斥责那人,却又无从说起,毕竟,他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。这时,那薛二拐摆摆头,语气愈发低沉地说:“非也!非也!这便是小生在这里要向大家伙讲的,我听说,当年黄少天入藏幽岭,是令有原因,而当时喻文州觉得此行不妥,拦住黄少天让他再作思索,可那黄少天偏不听劝阻,执意前往,方落得个陨落的下场。”此言一出,周围的人群一片哗然,有人说道:“薛二拐!你从哪听来的啊!靠谱吗!这跟之前的传言可是完全相反的啊!”又有人接道:“对啊!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喻文州何必在那之后销声匿迹啊!不就是他心虚吗!”面对一片质疑,那薛二拐只是摇摇头,旋即深沉地道:“各位信不信就不是小生的事了,更何况,我也不知此事是真是假,但据说,这是某一次宴席时蓝雨商会的人无意说出的。”果然,听得此言,有一部分人真的被唬住了,小心翼翼地问:“当真?”但是这样的话语很快被淹没在其他人的声音中,大部分人对此嗤之以鼻,毕竟,像这样的江湖传言比比皆是,今天说是,保不准明天就又说不是了呢?一帮人作鸟兽散,各喝各的酒,各扯各的淡了。
年轻人听得入神,忽然一个声音响起:“你对这段故事很感兴趣吗?”他猛地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自己对面不知何时坐了一个人,那人着一深色长袍,长发松松地挽了个髻,披散下来,那人眉目温润,一双深若幽潭的眼中似乎似乎带着些许笑意,那黑眸因为这些许笑意似乎泛起了粼粼波光,迷得人挪不开眼。年轻人看着这眼,下意识想到:“这人可真美。”这样的人总是会让人下意识地相信他,年轻人点点头。那男子看他点头,轻笑一声,道:“我若说,刚刚那人所说其实是真,你信吗?”出乎他意料,年轻人居然深深地点了点头,男子笑道:“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认为当年之事不是剑与诅咒不和所致。”他这话说得意味深长,也不知他说那薛二拐所言为真又是否是玩笑话,但不知为何,年轻人从那句话中莫名地听出了些苦涩。
两人便这般对坐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,年轻人本是个话很多的人,却不知为何,对上这男子,特别是他那总是有些意味深长又带些落寞的语气,他平素停不下来的嘴好像有些冻住了,心里甚至还莫名有些心疼,年轻人心头有些不解。在这种情况下,很快,年轻人向酒馆外瞥了一眼,语气愉悦地道:“雨停了,这位仁兄,我要上路了,要一起吗?”他出此问本是随口一说,以刚刚两人那发僵的聊天气氛,非亲非故,又怎会和他一道呢?然而,那男子抿嘴一笑,道:“好。”他这一下反而把年轻人弄得有些懵,他有些急促地点了点头,本想扭头离开,却突然意识到两人聊至现在,都要同行了,他们甚至还没有互通姓名,他有些尴尬,却故作轻松地问道:“既然如此,以后就要多多照应咯!我看你这般瘦弱,怕是在江湖上不好独自行走吧!以后我护着你!保你能把心放到肚皮里!我叫夜雨,你叫什么?”那男子看出了夜雨隐藏在表面轻松下的尴尬,微微一笑,也未揭穿,道:“那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,我叫闻舟。”夜雨微微楞了一下,旋即笑嘻嘻地一把勾上闻舟的脖子,道:“闻舟啊!走吧走吧!以后哥罩着你!”闻舟对他这行为也没有表示抗议,只是笑吟吟地道:“走吧,其实,你有些像我的一位好友。”夜雨笑道:“那我们岂不是很有缘?”闻舟继续笑吟吟地补充道:“都是个精力旺盛的话唠。”夜雨:“……”还有没有队友爱了?!
      tbc.

今年是你的第一个冠军,你是不败的荣耀之神,荣耀路漫漫,叶神,0529生日快乐!